• 2008-06-20 我上岗了.......

    如题

    休息了5个月我再次上岗了,还是有工作好!

    人不能闲着。

  • 2008-06-03 无题 - [自语]

     

    你知道 Fall in love with Jun.是什么意思吗?

  • 2008-05-26 看演出 - [照片]

    P1030861

    一路上听着Patti Smith然后看完演出
    猜想Patti Smith也是在这个年纪
    在这样的酒吧开始了自己的摇滚乐生涯


    ps:如果yupoo继续这样我就离开!

  • 2008-05-16 地震过后

     地震过后传来的唯一的好消息就是我的考试过了,之前两个月没有白努力!

    我鄙视在照片上打广告,不论是什么内容!

  • 2008-04-05 再更新一哈 - [照片]

    清明就这么过了,我可恶的大姨妈没能让我爬上山去给仙人们上坟。
    但愿日后的天气会一天天的暖起来,这样我就不用再盖两个被子了。
    有时候一个人在家呆着就有可能做出些不同寻常的事和奇特的想法。
    这些天只有我和那只鸟呆在一起,它说出了平时从来没说过的话语。
    我依旧无法听的明白,我想象着这只鸟儿从前的在怎样的家庭生活。P1030657
    安宁区最滥的中学现在也开始改建了,不管升学率如何至少环境不错

  •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如题!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08-03-14 河边 - [照片]

    DSCF1407

    2006年我们在河边看风筝
    我们想要坐羊皮筏子
    可是我担心我的相机会掉进河里
    我们说下次吧
    又是三月
    我的风筝没有飞起来
    我依旧没有坐上羊皮筏子

  • 2008-03-14 窗外 - [照片]

    P1030066

    那天不是阴天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

    P1030060

  • 2008-01-24 我梦见猫 - [自语]

    周公解梦:女人梦见猫,不祥之兆。

    还梦见自己已有一个男孩,而且都三岁了。谁能给我解解

  • 2008-01-19 冬天 - [照片]

    我想去滑雪

  • 2008-01-18 想哭 - [自语]

    眼泪朦胧了世界,我想哭,我想大哭,我想看一部能让我从头哭到尾的电影,我想以泪洗面,可是太多的太多的事,让我忙碌的都来不及大哭一场。

    听再多欢乐的歌,我也还是情绪低落,快要抑郁成症了。

  • 2008-01-14 腊月 - [自语]

    寒冬腊月的时候我总是盼着下雪
    今年的第一场雪仅仅飘了那么一点
    落在地上隔日就化了
    总觉得现在的一切都不如小时候好
    就连一场雪也没有小时候下得那么大了
    有时候我总在想
    是不是我的童年太过幸福了
    我不知道大多数人的童年是如何度过的
    我的童年里只有两个小伙伴和几条狗
    那样的生活简单而富有乐趣
    我们偷吃地里的白萝卜
    摇下一树还没成熟的杏子
    摘掉唯一一颗红色的草莓
    在山坡上打滚
    揣一口袋的泥土回家

    我总是这样回忆着
    忘记了身边的一切
    偶尔的抬头
    看见黄河的水略微发绿
    我不知道这是幻觉
    还是此时的他本就这样

    恍惚间又要继续一切了

  • 2008-01-13 短途 - [照片]


     photo by Eskimo 2008.1

    我们继续上路
    在荒无人烟的地方
    没有停止脚步
    我们潜入黑夜寻找黎明
    拍下无病呻吟的画面
    最终告别

  • 2008-01-04 照片 - [照片]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photo by Eskimo 2008.1

    天很冷

    主人给自己的蔬菜盖上了被子

    我也冷的缩成了一团

  • 2008-01-03 第一章开始 - [喜欢]

         在很长一段时期里,我都是早早就躺下了。有时候,蜡烛才灭,我的眼皮儿随即合上,
    都来不及咕哝一句:“我要睡着了。”半小时之后,我才想到应该睡觉;这一想,我反倒清
    醒过来。我打算把自以为还捏在手里的书放好,吹灭灯火。睡着的那会儿,我一直在思考刚
    才读的那本书,只是思路有点特别;我总觉得书里说的事儿,什么教堂呀,四重奏呀,弗朗
    索瓦一世和查理五世争强斗胜呀,全都同我直接有关。这种念头直到我醒来之后还延续了好
    几秒钟;它倒与我的理性不很相悖,只是象眼罩似的蒙住我的眼睛,使我一时觉察不到烛火
    早已熄灭。后来,它开始变得令人费解,好像是上一辈子的思想,经过还魂转世来到我的面
    前,于是书里的内容同我脱节,愿不愿意再挂上钩,全凭我自己决定;这一来,我的视力得
    到恢复,我惊讶地发现周围原来漆黑一片,这黑暗固然使我的眼睛十分受用,但也许更使我
    的心情感到亲切而安详;它简直象是没有来由、莫名其妙的东西,名副其实他让人摸不到头
    脑。我不知道那时几点钟了;我听到火车鸣笛的声音,忽远忽近,就象林中鸟儿的啭鸣,标
    明距离的远近。汽笛声中,我仿佛看到一片空旷的田野,匆匆的旅人赶往附近的车站;他走
    过的小路将在他的心头留下难以磨灭的回忆,因为陌生的环境,不寻常的行止,不久前的交
    谈,以及在这静谧之夜仍萦绕在他耳畔的异乡灯下的话别,还有回家后即将享受到的温暖,
    这一切使他心绪激荡。

    看了小说的开头是我喜欢的那种,可是太厚了,我不敢挑战。